無茗Mumei

【黑篮乙女】如果明天世界将要终结

火神大我x原女
bgm:明日世界が终わるなら-中岛美嘉
是个全篇都没有告白的不合格嫖文(。
希望和同好互fo 顺带求个小红心💗
隐晦r18有注意❗️

这是一个关于离家出走的少女的故事。
漫无目的的女孩在街上闲逛着,距离她逃离学校生活已经不知过了几天。缺少监管的家庭总会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只是至今为止都没有人发现少女的失踪。
第一个向她伸出援手的人是拥有一头张扬红发的少年。
“那、那个,请问你需要帮忙吗?”面对一言不发蹲在路口的人,晚间练习结束的少年总会疑惑她的身份。制服……是附近一所女子高中的样式,大抵是个学生吧。“我叫火神大我…的说。”少年蹩脚的敬语让人发笑,但少女抬起来的脸却是泪流满面。
“谢谢。你是第一个这样和我说话的人。”没等火神大我做出下一步反映,少女起身拉住了他,被笔迹涂抹到模糊不清的名牌在路灯映照下显得更加晦暗,他终于看清了少女的脸,隐藏在耳后的伤疤触目惊心。两人在无言中对视了许久,“我没有地方可去了。”她声音颤抖,像是哭诉又像是在渴求什么。“虽然这么直接有些失礼,我家里没有什么其他人,要不要来暂住?”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轻轻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简单的单身公寓没有过多的装饰却富有生活气息,比起少女空荡荡的家多了人味。“我说,你怎么就这么轻易答应到别人家里了啊?”愣头青火神大我同学所度过的十几年里,鲜少有同龄女孩子介入,更何况像这样共处一室。她穿着对方不合身的t恤坐了下来,身旁是叠的整齐的制服。
“因为你向我伸出了手呀。”满脑子只有篮球的笨蛋这时才体会到其中深刻的含义,盯着少女的笑脸红了耳尖。“我、我来帮你吹头发吧!”当他的手不由自主地穿过少女黑色的长发时,悸动的心音响彻胸腔,他想说些什么,嘴唇嗡动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们像普通的情侣一样逛街,约会,似是而非的牵手亲吻,少女明白这种虚假的幸福不会长久,而动了心的火神被蒙在鼓里,甚至越陷越深。“火神是不是恋爱了啊?一个劲抱着手机傻笑诶。”第一个发现异常的是篮球部的前辈小金井,话虽如此,同居的事还只有火神一个人知道。
好景不长,少女提出要回去的事后,火神也接到师父阿列克斯前往美国留学的邀请。
“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我很开心。最后……要不要和我做一次?”
明显的暗示。
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他的内心在动摇,眼眶似有温热的液体在翻涌,他抱紧眼前瘦小的女孩,极尽温柔和庄重地留下细密的吻,她的每一块伤疤,一颦一笑,都在一次次冲撞中在他脑海中回放。这一夜异常难熬,仅仅是拥抱都是那么的艰涩。她俨然成为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清晨抚摸着他睡颜温柔浅笑的她,摆脱欺凌后渐渐开朗健谈的她,会因为不小心的肢体接触而脸红的她,这些美好的画面晃了他的眼,让他分不清现实与想象。
夏末。
男子高中生皮肤散发的温度和热情,白衬衣好闻的洗衣粉香,划入衣领的水迹,尚且青涩的肌肉和脸颊,这些属于年轻人的特质在告别中体现得淋漓尽致。
“要加油,还有……别忘了我。”也许从一开始,她想要的也只是一个拥抱,而如今,她犹如失去了全世界。
夏天结束了。

【团兵】花

我流团兵 第一视角
文中的"我"是地下街花店的店主
1.
今天也和往常一样,那位不苟言笑的先生从店里订购了一束白色的紫罗兰。地下街很少能见到如此儒雅的人,我对他印象颇深,金色短发和打理得整整齐齐的军装,一如既往。我猜他是在为美丽的夫人采购摆在桌上的花束,亦或是庆祝什么特殊的日子,那双湖蓝色的眼睛藏满了温柔。
不久之前,那个有名的混混里维加入了调查兵团,他偶尔会回来,却只是在花店外默默地站着,像在观察什么一样。
"喂。那个金发秃子就是在这儿买的花?"我不确定这是问句还是肯定句,不过一定是这辈子他同我讲的最多的一句话。不怎么友善的形容还是让我想到了那位穿着和里维相同的调查兵制服的军人。"嗯....是哦。"谈话到这里就终止了。
2.
后来听说「墙壁」被巨人破坏,地面上的人们逃往地下街避难,花店的生意也就耽搁了。旁敲侧听地,我得知了他的名字和身份,惊讶于团长先生至今没有娶妻的事实。那花是买给谁的呢?那如炬的目光又因谁而生?
我不得而知,也对外面的世界毫无好奇之心。
战乱持续了几个月,直到传来玛利亚之墙夺回的消息,但只有寥寥几个士兵活着回来。我在心里祈祷埃尔文能够平安,但这方面往往都是事与愿违。
3.
在接到来自调查兵团的外送委托的时我小小的期待了一下,这次也是紫罗兰,不过颜色指定为蓝色。
出来签收的人是里维,他看上去非常疲惫,似乎因为我的神采奕奕而欲言又止,只说了句谢谢便走向房间深处。桌上是一套叠好的军服,自由之翼在胸口处很显眼。里维将花放进花瓶里,又默然抱臂看着窗外。"埃尔文先生...""死了。"
直截了当的回答。我想我大概知道了一切,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
回去后我翻阅了所有关于花卉的书籍,终于真相大白——紫罗兰代表永恒的爱,蓝色的则是"我将永远忠诚"。
啊啊,真是个让人悲伤的故事呀。

后记
第一次尝试写自己喜欢的cp...!!采用了路人视角可能会更好。不确定是不是ooc了,但写的过程是真的很痛苦的(。总之感谢看到这里!

【凹凸乙女向】向死而生

被lof屏蔽调整了敏感词汇重发!
格瑞x女主 非专一预警⚠女主有名字
女主来自登格鲁星,是某个贵族的后裔,与格瑞是青梅竹马。两人因为家族的关系被迫联姻,但被格瑞单方面拒绝。元力是治愈,战力低,在治疗重伤后自身也会受到影响,相当于转移。
※有些许r18成分 结局不定
↑以上是一些设定
1
只有她知道,格瑞参加凹凸大赛不全是因为那个傻小子金,还有为了解除她和他的婚约,这一度让她很失落。
"...别等我了。"这是格瑞留给自己最后的一句话。对于毫无战斗力可言的她来说,去到那种地方无疑就是送死。
她决定拼一把。像为他挡下致命一击之类的桥段已经无声地在心里上演了千万次,但他很强,大概不会给她这个英勇献身的机会吧。少女就此踏上了征程,即使前方困难重重。
在凹凸大赛见到她,说实话格瑞也吓了一跳,她本不该来的。
"格瑞前辈,擅自做决定来找你了,抱歉...""你会死的,Lily。"少年清冷的声音打断了正着急解释的她,脱口而出的话语让两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下来,女孩倒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如果我死了,"她顿了顿,不知接下来的话是否可以说出口。
"你会不会觉得轻松一点?会不会更自由呢?"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感的浮动,可眼睛骗不了人——那分明是一双涌动着悲悯与无奈的眼。"没有人能杀你,除了你自己。"少年留下这句话便走开了,当她知道其中的含义,已经是站在系统前领取技能的时候了。
"向死而生...真是个讽刺的名字呀。"
2
每当格瑞拒绝她的治疗,她都会赌气在他视野范围内寻找下一个受了伤的目标,然后伤痕累累地回到他身边,傻笑着说不痛。这些格瑞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但他不说,是怕最后影响她的判断,永远失去她。那些他可以承担的伤,或许会给她致命一击。
其实格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冷淡,这个在他面前的,活生生的,正笑着喊他前辈的女孩,是曾给予他希望的人。就像夏天牛奶味的雪糕,冬天的一杯热可可,和总是很温暖的登格鲁的春天。
而Lily曾经认为他就是她的全世界,直到那双温暖的手不会再抚上她的脸,直到感受了他毅然决然离开时那种凉薄的语气。开在盛夏的百合花凋零在交替的季节里。
3
可惜两个人都是闷葫芦,一个不说,一个别扭,或许格瑞每一次拒绝她的帮助,都是在将她往外推。而她憋在心里的那一句"我喜欢你"也始终没有向他表白,她在漫漫长路上丢了本心。
起初来到大赛总是跟在格瑞身后转来转去的少女终究还是因为距离感而被疏远了。治愈系的能力在搞好人际关系上是非常适用的,就算是站在别人身边的她也在偷偷注视着远处的格瑞。金发的王者颇有不满地敲了正在发呆的她一下,回过神来对方已经走远。
自此以后Lily多了一个看嘉德罗斯和格瑞打架的爱好,只不过疗伤的环节,她不再过问格瑞的情况如何。
4
在嘉德罗斯攻破了她最后一道防线后,她猛然怀念起和格瑞手牵手穿过百合花园的那段时光,那时他的脸上还会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会采一束花送给她。但现在她的眼正和他对家桀骜不驯的眼深情对视着,带着薄茧的手抚.摸过她的全身,她有些希望这双手属于格瑞,那个人却从来不懂自己的心。
被激.烈的顶.弄送上顶.点后,她一片空白的脑子里浮现的竟然不是刚和自己云.雨了一番的嘉德罗斯,而是如何忘掉一直盘旋在她心里的那位青梅竹马。
最终两人还是分手了。预选赛的时间已经度过了大半,她尝试和不同人交往的计划也因想忘忘不掉的银发少年失败了一大半。
在得知她和嘉德罗斯的关系后,格瑞陷入了空前的沉默中,明明他也是那么渴望拥有她。身处残酷的凹凸大赛,随时都有死去的可能,他现在只想暗中保她平安,这就足够了。
5
她消失了,和排名第三位的银爵一起。侥幸的是,她还没挤进前百就被不明不白的带走了。
"你...是银爵吧?"少女小心翼翼地询问,活像只小兔子,红着大眼睛声音颤颤巍巍。黑色的迷宫遮挡了更远的景象,她将视线固定在银爵身上。"嗯。"男人忍不住借着身高优势摸了把她的脑袋,又盯着手掌感叹柔软的触感真像小动物一样惹人怜爱。
"你的力量来自光明,是恐惧无法吞噬的光辉。别怕,我们只是提前来到了下一站。"她松了口气,有点感谢命运给了自己活下去的机会。
6
她从不会因为和除格瑞之外的人发.生.关.系而感到苦恼,一纸婚约不过是他的桎梏她的束缚,是两人之间可怜巴巴的唯一羁绊。
在与银爵缠.绵的一个个夜晚里,她想通了,这是她过不去的劫,无论最后是死是活,她都该放下。
8
事实证明在看见格瑞浑身是伤时,她几乎是出于本能地飞奔了过去,不顾反对的声音强行发动技能。
"听着,前辈。你是比我更有存在价值的人,"她依旧带着平常云淡风轻的笑容,仿佛眼前的光景还是那片花海,肋骨碎裂的声音提醒了他们,女孩的身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崩坏。"不要管我,昂首挺胸地继续战斗下去吧!"
已经没事了,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吸了吸鼻子,附在他耳边轻声说出了本打算带进棺材里的秘密。"我喜欢你,格瑞前辈。但我做了太多错事,这次只是向你赎罪而已。"
"从今以后,请自由地..."
"我也是。"毫发无损的格瑞把她抱在怀里,仍然是冷淡的语气,却说出了令她永远也想不到的话。
足够了,这就是她想要的全部。

后记
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一步一步迈向死亡,它不可怕。为了真正所爱之人而死,难道不是一种罗曼蒂克吗?
*女主的名字取自百合花的英文,也有纯洁的意义

#织田作之助10.26生日祭#
喜欢织田先生的第二个年头啦!不知不觉已经这么久了 爬墙无数次最后还是放不下这个让我心心念念的男人
谷子还有很多没到我手真的太遗憾 最近也很累很忙只能抽空瞎摆一下
想到刚开始被他吸引的时候自己还是中短发 现在头发都要及腰了(没有
在努力成为和他一样温柔的人
不知道这份喜欢还能坚持多久 至少现在他还是我的软肋 他是世界上最好的黑手党!
总之生日快乐啦,我的先生
晚安!

即使那就是你的幸福

黑時三人組相關乙女向 車 有刀有糖 結局大概是開放式..?渣女主設定
有天使反應圖看起來不是很方便就發到微博啦!比較清晰!祝食用愉快♡
鏈接已補發到評論區!!

风吹过的街道

※织田作之助x你
※乙女向
※第一人称注意 视角转换有
※妖怪设定有
※BE

我是飘荡在这世间已有百年的游魂。
目睹过无数人类的生离死别,才知鬼神的时间是有多么漫长。
直到我遇见了那位先生。

初遇时他看上去还是少年的模样,我偶尔会变成猫咪趴在他常去的书店门口等他过来摸摸我的脑袋,伸出爪子拍拍他尚且稚嫩的脸颊。因为妖力仅限于此,只能每天盼着能在这条街上看到他的身影。也许是因为和人类的接触过于频繁,渐渐地化成人形也变得不再困难,我有了和他搭话的机会。

书店门口总是悠闲地晒着太阳的黑猫不见了。织田一时间觉得心里少了点什么,但身后比自己小一点的女孩看上去却像是那只猫。

后来我得知了他的名字和身份,但能和他以这种方式见面的机会每年只有盂兰盆节而已。阴间也有阴间的规矩,不能再转世成人的魂魄仅仅只有这一天的时间。
但我似乎是个例外。那年的盂兰盆节后,我成为了活生生的,能被人类触碰的妖怪。
还是保持着原来和他见面的频率,若是被发现了真正的样子,他也必定会被认定为"不详"吧。
真是惹人疼惜啊。
后来他说,他不再杀人了,想要成为作家书写一本小说已经失传的结局,脸上也开始有了笑容,年复一年时光流逝。我又一次体会到了这百年来未曾有过的心绪,如果可以的话,真想陪他度过余生呀。
他收养了战争中存活下来的孤儿,说想要和我一起照顾他们,等他从黑帮金盆洗手,就离开这个城市好好生活。
无知者无罪,如果我的谎言能够瞒过一世,必定会这样幸福下去吧。
可我还有几百年,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时间,眨眨眼的功夫,也许他们就该投胎去啦。就连现在这幅皮囊是否会老去都还是未知数,有什么资格谈未来?
只有一点毋庸置疑,我爱他,就像生前爱那位大人一样,就算为他而死也在所不惜。

后来他还是发现了我的秘密,我也被告知将要失去化成人形的能力。
人和妖之间终究还是跨着忘川河。
留下告别信后,我已经彻底恢复到了原来的灵体形态,注视着正在读信的他。
差不多到要离开的时间了。
我看见了他在信纸上写字的背影。

好景不长,那场战争在这不久之后爆发。我目睹了他的死亡,却没有任何自己认为该有的反应,平淡的,就像在考虑晚上要到哪里散步一般,记忆仿佛也随躯体消逝了。
我回到了原来的洋食馆,狼藉中发现了他留下的书信。他说他其实早就知道我就是书店门口的黑猫,知道我是身着黑衣的女孩,早就察觉到了一切。
已经足够了。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被他温柔的爱着。

"我们一定还会再见。"信的内容到这里就匆匆结束了,背面还有一句看上去像是饯别的话,读完后她带着从来没有过的开心的笑容,失掉了七魂六魄。

俺も爱してる。
——————后记——————
稍微交代一下关于女主的设定!!
生前是花街的歌舞伎,替客人挡了刀,死后又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再超生,只能选择成为游魂或者灰飞烟灭。在遇见织田前一直很寂寞,在织田离开后自己也选择了消失
总之希望大家能喜欢..!!

逝者的微笑

给最温柔的织田先生的生贺作
※文豪野犬的二次创作
※乙女向注意
※第一人称 女主有名字
※臆想症设定
※依旧是小短篇

这是他离开的第四年。
我还是无法停止对他的思念。

"你知道曼陀罗的花语是什么吗?作之助。"我将手中握紧的花束轻轻放下,尽量用平和的声线缓缓启唇,如同和多年不见的好友叙旧一般。蹲下身来,我抚过光滑的无字碑,呢喃细语。
"绝望的爱。"
四年来,我只因你曾经的一句"活下去"而活。
我时常想起你温暖的怀抱,深沉的话语,甚至是你放纵我任性撒娇时的无奈。当我失去你,我才意识到世界究竟可以有多残酷。
我喜欢你。
无可救药的喜欢。
你指尖淡淡的烟草味道,略有些扎人的胡渣,和孩子们嬉闹时的笑颜,我都喜欢的不得了。

我切开了一同带来的蛋糕,甜腻的奶油香气弥漫开来。双手合十闭起眼睛,我替你许下了愿望。
——有一天可以在能够看到海的房间里,书写小说的结局。
"每年都是这个愿望啊,Sayoko。"
一陣錯愕,我猛地抬头,身着浅色风衣的高挑男人靠在墓碑旁注视着我。
即使是虚幻,就算只是一瞬,我又一次看见了他温柔的,背负了沉重过去的微笑。
"请您安好,我的先生。"
"还有,生日快乐。"

いつか幸せになれると愿おう

海の彼方へ

※织田作之助x你
※HE请放心食用!
※小短篇
※年龄差有
背景设定为mimic事件结局改变 两人一同脱离黑手党
出于私心塑造了一个苏到骨子里的织田作(ノ∀`)

"作之助?"
"嗯。"
你轻声唤着正在书桌前伏案写字的恋人,伸出双臂从他背后揽住他脖子,歪歪脑袋鼓起腮来颇为不满地捏了捏他的脸。他没有因为被打断了思路而生气,反而抬起头在你脸上落下了蜻蜓点水般的吻。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
"笨蛋作之助,已经有两个小时没有和我讲话啦!"
你撒娇似的提高了音调,胡搅蛮缠地钻进他怀里挥动胳膊,新买来的圆头皮鞋触到木质地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娇小的你在他怀里像是精致的玩偶,你向他眨眨眼睛,像是在索求什么。他见状,知道今天已经无心再创作,便放下笔微笑着揉了揉你的发顶。
"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呢。"
这是你们搬家到海边后的第一年。

数年后
"姐姐要和织田作结婚吗?"
你被孩子们突如其来的问题弄得面红耳赤,含含糊糊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嬉闹中,他温柔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你和孩子们。
含糊的回答在不久后成为了现实。
"这回是真的成为大人了喔,作之助。"
你自豪地向面前的男人宣告,脸上的笑容如旧。两人的影子映照在沙滩上,被夕阳拉得很长。波光粼粼的海面闪耀着刺眼的光芒,让你不禁眯起眼睛。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
"作之助,大海的彼岸有什么呢?"
你凝望着无边无际的蓝色,踮起脚尖蹭了蹭他带着胡渣的下巴,和他交换了一个湿热而绵长的吻。
他没有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们都知晓,这个问题没有确切的答案。
"我饿啦。"
"啊,回去吃咖喱吧。"

海は绮丽ですね.

愛すゐ人を失った世界

織田作之助x妳
開學前的短打復健,大寫的歐歐西,糖裡有毒玻璃碴!!
梗借用的是忘愛症候群
※少量隱晦r18描寫
※第一人稱
※含小說內容,死亡有

"今天沒有等到安吾和治呢,我們走吧?作之助。"
墻上的鐘時針已走過11點,熙熙攘攘的酒吧也漸漸安靜下來。我開口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寂靜,凝視著身邊的高大男人湊上前去給了他一個吻。他寬大的手掌撫摸我的頭頂,微笑著示意我可以不必再等。
仿佛我們是身處光明之中的普通情侶。
醒來時已是第二天的中午,昨夜被隨意丟在地上的衣服整齊地疊放在床頭,黏膩的身體也清理得乾乾淨淨。桌上有他留下的字跡熟悉的便簽和簡單的早餐。

今天和洋食館的大叔約好去看看孩子們,所以早些走了,起床以後記得吃早餐。
                                               作之助
我盯著落款的名字發呆,陌生感從心底油然而生,頭痛欲裂。能夠回憶起的只有將自己按在身下的身影。
我丧失了愛最愛的人的能力。

他帶我去了曾經一起去過的海灘,燈光昏暗的酒吧,甚至是所有執行任務時路過的風景和接過吻的街角。我卻只是用生疏的語氣詢問。
"織田先生工作之餘很喜歡來這些地方嗎?"
那時他的眸中有我未曾讀懂的悲傷。

直到那個身上纏滿繃帶的少年告知我"他已經不在了"的瞬間,我想起了一切。
一點一滴浮現在腦海中的是關於他的全部記憶,淚水滑落臉龐時的絕望,大概再也沒有人能夠體會了。

海邊的無字墓碑裡,葬著我的愛人。
白色的花朵在海風中搖曳,你帶給我的色彩只剩下黑白。
"真想再和你一起吃一次咖喱啊...作之助。"

————————————
後記♪
非常趕的一個小短篇!!明天就該是開學的日子了(;д;)在假期的最後一天晚上,完成了這篇作品,十分感謝看到這裡的你們!!♡
執著的認真的織田先生真的很吸引我!!
‌所以忍不住嫖了一次
超級短而且不好吃,請大家多多包涵( •̥́ ˍ •̀ू )有時間一定會寫中長篇的!
再一次感謝♡

さよならだけが人生だ

※森愛..?隱藏的乙女向
※大概是BE
※人偶師森歐外 人偶愛麗絲設定
※第一人稱 人偶愛麗絲視角 三視切換有

"今晚的月色很美。"
他經常在我凝視皎潔月光時對我說。可今天似乎不太一樣。吃完最後一口奶油冰激凌滿意地舔了舔殘留著甜膩氣息的唇角,他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卻不是一成不變的那一句話。
"你在看什麼?"
轉過身來微微歪了歪頭,揚起和平日一樣的笑容,安靜的房間裡只能聽見皮鞋敲打木質地板的噠噠聲。我走向他,反問道。
"你在看什麼,林太郎?"
眼前的男人單膝跪在面前,視線和自己持平。我將雙手背在身後,盯著他勝券在握的眼睛,笑容越發燦爛。
"我在看著你,小愛麗絲。"

我是他的得意之作,僅此而已。他望向我時寵溺而溫柔的眼神,朝夕相處十二年依舊無法理解。
他會虔誠地註視著在窗前那片盛開的赤紅色虞美人間起舞的我,會撫摸我的頭頂然後遞來草莓蛋糕,會抱著我直到我睡著。微熱的體溫包裹著我,他胸腔左側有力地跳動著的東西,是我未曾有過的作為真正人類象征的
心臟。
我曾在書房無意間讀到了一本書,"今晚的月色很美",是在表達愛意。
愛是一種怎樣的感情呢?
十二年間我都未曾知曉。
但林太郎對我,大概就是這樣的吧。
"小愛麗絲,你記得嗎?妳十二歲了。"
窩在他懷裡吃著甜點的我突然聽見他的問話,舌尖拭去嘴角的奶油,伸手拍了拍紅色的裙擺,露出一個理所當然的微笑。靈巧地從他懷中鑽出來,在他側臉落下輕輕的吻。
"是呀,我才十二歲。"
毫無變化的外表已欽定了我是人偶的現實,而他讓我看到的永遠都是屬於童真的美好事物。
如果再長大一點,是不是就可以真的觸碰他了呢?只要這樣想著,就會覺得哪裡很痛,說不上來的心酸的感覺一股腦地湧起。

まるで僕は 作り物で構わない
でも転んだら 血が流れるんだよ①

直到那一天,我才察覺到那股痛楚為何物。一片火海中,我看見他如痛失所愛的絕望眼神,左側空蕩蕩的胸腔傳來陣陣刺痛。稍微,閉上眼睛休息一會也可以的吧?
想要抱緊他,告訴他我就在這裡。
我其實,一直深愛著你啊,我的先生。
今後,你還會尋找我的替代品嗎?
林太郎。

もしも僕に心があるなら 
どうやってそれを見つければいいの? ②

再也沒有比創造了我的他手藝更加精湛的人偶師了。就算在數年後實現了曾經"想要成為大人"的願望,對他的感情也沒有消減。而眼前這個救下自己的充滿活力的黑髮男人,一如我睜開雙眼首先映入心底的人。

十年後橫濱的街頭,我與那個熟悉的身影擦肩而過。他的身邊跟著和自己長相相似的孩子,鮮活的,擁有跳動著的心臟的孩子。
果然已經,有了更好的孩子了呢。
再見了,我的先生。

"愛してる。"囈語般的聲音傳入了森歐外的耳朵,多麼熟悉的聲音。他在她金髮一閃而過的瞬間回頭,望著她優雅地挽著另一位人偶師遠去的身影幾乎快要流淚。
"是我錯過了你啊,小愛麗絲。"

傳說森先生最得意的作品是一個金髮藍眼總穿著紅色洋裝被命名為'愛麗絲'的小小人偶,和他身邊的女孩一模一樣。可是關於那個人偶,沒有人知道她最後去向了何方。
——————————————
①:出自「人生多別離」
②:出自「無心」
文中部分腦洞源於歌詞太郎先生的人生多別離

後記
和Rinkiさん達成了同一個故事以不同視角完成寫作的任務!一直拖了好幾天太慚愧啦( •̥́ ˍ •̀ू )最終完成了!撒花♡
突如其來的腦洞,關於森先生為什麼執著於蘿莉的原因 坐等打臉x
拋去港黑首領的身份,森先生真的是很溫柔的人啊,所以就試著構想了一個作為人偶師的森先生,希望大家喜歡!
感謝觀看到這裡的你♡